来自台湾的女DJ「JILL」,红遍亚洲地区

「我想要用我的方式,跟大家讲一段属于我的故事。」

这位就是风靡两岸的派对宠儿DJ Jill每晚在做的事!

她是土生土长的台湾女孩,却在经纪公司的安排下,在北京发光发热,成为各大派对及夜店争相邀请的对象,

但为了自己的母亲决心返回台湾,并且成为台湾电音界的火红的人物!

与一般「正妹DJ」不同的是,在Jill身上可以看到强烈的自我意识,时而酷炫率性,

时而灵动可爱、时而火辣性感,一如她的成长过程,难以被简单的归类…。

 

 

因为听到喜欢电子音乐中脑中会有故事、有画面的感觉,所以我也想成为让人厅音乐背后会想到故事的DJ。

Jill高中时以榜首考上兰阳女中,大学毕业于心理系,

学生时期有个朋友弄了一个阳春DJ台来玩,意外地开启了她通往电音宇宙的大门,

「电音会让人觉得有画面有故事,它要表达的东西很细腻,你能从中听出故事、看到画面,非常神奇。」

电子音乐,这究竟是个怎样的体验呢?Jill推荐了一首她最喜爱的歌曲给我们,

「这首Avicii的X You有点冷门,但有一回在北京听到别的DJ放了这首,

它没歌词只有旋律,莫名地想起我爸然后流了眼泪。」

 

在北京演出时父亲病逝,一直没结婚很对不起爸爸

尽管在中国前程看好,但来到北京的第三年,Jill的父亲因病过世,

「爸爸慢性病17年,在养老院住了6年,有时神智不是很清楚,

一直跟护士说,我女儿结婚了,穿婚纱很漂亮。总觉得到现在没男朋友时有点对不起他。」

但是,结婚并没有成为Jill放弃事业与梦想的阻碍,

她总觉得「一辈子不能平淡地结束,要对自己的人生有个交代,如果我结婚什么的,就无法冲事业了。」

虽然父亲未能看到Jill结婚感到遗憾,但母亲都不会给过「催婚」的压力,

「妈妈常说,如果没有好的也没关系啦,我还能照顾妳呀!」 

Jill的母亲有着一颗年轻的心,有时女儿在身旁练习对拍,她会突然说,「这好听耶!」

不只如此,Jill的母亲还会跟着一起去夜店,聆听女儿当晚播放的曲子,有一次还可爱地说,

「这活动这么好,为什么不白天进行?」母亲,一直是鼓励Jill勇于追求梦想,

绽放电音光芒的最大支柱,直到有一天这根支柱开始禁不起考验..
 

母亲失踪,然后我就发疯了

 

父亲过世后,Jill一直担心母亲一人在台湾的生活,母女两人每天都会聊视讯,直到有一天母亲失踪找不到人,

「朋友跟我说她在医院了,然后我就发疯了。我妈说胃痛了一个礼拜,但怕我担心一直不讲…。」

好在,检查的结果只是溃疡,并没有生命危险,但Jill坚持先将母亲接到北京同住,

直接照顾她的起居,一个月后,她就下定决心回到台湾生活,

「我妈39岁才结婚,只有我这个独生女,我决定要回台湾跟她在一起。」

 

 

在北京发光发热,土豪嗨到塞一整叠人民币

Jill出道没多久就被受邀到中国发展,对音乐悟性十足的她,踏上舞台总是散发着巨星般的光茫,

原本瘫坐在包厢的土豪,也会开始起身手舞足蹈,甚至要求点歌。

有一回土豪喝醉了,一首歌播完后还要求Jill播第二次、第三次,

「我说这样不好吧,但还是帮他放了。结果听完后,土豪又跑来想点第三次,

手上拿着一叠人民币,他说没关系,老板不在,于是我拿了人民币,

帮他拨了三次。要是不拿得罪人还得了,谁知道他是哪号人物。」

我们当然很好奇,究竟是什么歌让土豪想一再的听?Jill笑笑的说「Taio Cruz -的Hangover啊!

 

但是像这样的土豪塞钱的经验,不只发生在大陆,

就连台湾的有钱人也会拜倒在Jill的魅力下,情不自禁地想要提供高额的小费,

 

「回台湾时也有人拿了一瓶香槟和两万块过来,他们有钱人爱面子,我只能收下,

但会分给灯光,MC还有帮我化妆的妹妹等工作人员。」

 



嗨,是台湾夜店的唯一准则!

回台后的Jill很快成为台北顶级夜店Myst的驻场DJ,不同于中国夜店场内多是年龄层偏高的人物,

台湾的DJ一直是年轻人的天下,「嗨」是唯一的准则,

「在台湾夜店你必须想尽办法把气氛维持在那,不然人就走光了。」

这也是担任DJ最具挑战性的地方,将店内的情绪控制得当,上下一心,

「让他们能跟着我的temple走,一直盯着舞池,对症下药。比如舞池走了一票人,缺了一块,我就赶紧换一首。」

像是红遍全球的Rude、I want you to know、Hello、outside、hero 、U&I等歌曲,

都是Jill用来控制舞池氛围的「救命曲」。

 

 

当DJ有前途吗?

 

没有前面的酝酿,没有后面的嗨

面对近年在台湾发展迅速的电子音乐文化,让很多年轻人都想要成为DJ,

但Jill说,「你必须要够喜欢这件事才行」!

DJ每天要听四小时、要练对拍、要记歌名,这样就已经刷掉好多人。

如果不够喜欢的话,是没办法去坚持下去的,初期不可能在台上享受大家的欢呼,也没有收入。

初期是一无所有的,热情会被消耗到很低很低。迈向顶级DJ之路,或许就和Jill所喜爱的progressive电音风格一样,

「情绪低的很低,嗨的很嗨。没有前面的酝酿,没有后面的嗨。」